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数字化齿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517|回复: 138

口 腔 故 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12 21:12: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1017177139 于 2018-8-24 20:59 编辑

男孩术后被毁容                                                                                                                                                                                                                                                                              
2002年2月17日,17岁的中学生张家兴因左面部长一脓肿,第一次到北大口腔医院门诊就诊,门诊大夫根据当时肿痛明显、有波动感、皮温增高、穿刺液混浊、有坏死组织以及患者病史作出抗炎、引流的治疗方案。
  2002年2月21日,病房大夫黄敏娴将张家兴收住院,诊断其病情为无菌性囊性肿物。
  
2002年2月27日,黄敏娴为张家兴实施手术时,把大脓腔分层缝合闭死。
  
2002年3月8日,张家兴拆线后即让出院,出院后第四天刀口裂开、流脓。
  
2002年4月 15日,张家兴第二次住院,手术切开排脓,前后共切开8个伤口引流,造成诸多大瘢痕。
2002年4月23日,脓液中出现了放线菌。
  
2002年5月13日和5月22日,医院两次找家属谈话,告知第二次住院所交费用已用完,再不续交就要影响治疗。张家兴无力支付昂贵的医疗费,只好于2002年5月23日办理了出院手续。出院后立即住进了衡水市第四医院治疗,但目前仍有8个伤口,瘘管、窦道迁延不愈,面容破坏。至此,张家兴由原来帅气的小伙子变成了容貌吓人的人。
  
2002年9月2日,张家兴将北大口腔医院推上被告席,要求赔偿各类经济损失388977.60元。

2003年7月22日下午,海淀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此案时,本报记者参加了旁听。

被告北大口腔医院在法 庭上称张家兴目前所表现的损害后果不是北大口腔医院医疗过失所致,故不同意张家兴的诉求。


2002年12月17日,受海淀区法院的委托,北 京市海淀区医学会做出的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认为“不属于医疗事故”,虽然“医方在诊疗过程中存在一些不足和应吸取的教训,但这些与病情结果之间无明显因果关系”。
  张家兴不服该鉴定,海淀区法院委托北 京医学会再次进行鉴定。

2003年5月21日,北 京医学会做出鉴定结论:“本例不属于医疗事故”,但“患者第一次住院时,医院未作出‘左腮腺嚼肌区放线菌病’的诊断属于误诊”;“医院虽然早期存在误诊,但在诊治过程中逐渐修正诊断是符合诊疗常规的”。
  
2003年9月 10日,北 京市海淀区法院做出判决驳回了张家兴诉求。法官判决张家兴败诉,依据的是两份医疗事故鉴定书。
  
2003年12月5日,张家兴的代理人将申诉状递交到海淀区法院,请求撤销该院已经生效的(2002)海民初字第14484号民事判决书,依法改判北大口腔医院赔偿鉴定费和继续治疗费等共计近三十九万元。


“第一次开庭时法官让患方申请医学鉴定,否则可能要承担败诉的风险。尽管患方认为现行的医疗事故鉴定体制决定了结果肯定不利于患方,但最后还是只能同意法官的意见,进行了医疗事故鉴定。”张家兴的申诉状中的这些话,让人感觉到其心境的悲沧和凄凉。

申诉状称,该案有至关重要的两点:第一是缝死脓肿伤口是造成损害的根本原因;第二是因误诊行为已经造成严重毁容损害事实的66天后,医院才开始修正误诊错误的,缝死脓中切口的错误和误诊就是造成损害的直接原因,其损害结果与误诊怎么能会没有因果关系呢?

张家兴的代理人孙玉乾是一位资深的医生,他强调指出,因为误诊误治了整整66天,所以导致了放线菌病的发生,因此第二次的鉴定书中第三条说患者第二次住院时被诊断为放线菌病是正确的这个说法实际上是偷换了时间概念——相反,大量的事实和证据说明:病人经过黄敏娴长达66天的所谓的修正诊断的过程,延误了最佳治疗时机,并发了放线菌病之后才第二次收住院的,从错误手术缝死伤口到第二次住院治疗,实际上就是误诊误治并发放线菌病的过程。


                  

2003年12月12日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18 15:09:12 | 显示全部楼层

口腔种牙手术失败 患者:走了一趟鬼门关

本帖最后由 1017177139 于 2018-8-24 20:59 编辑

去年11月20日,在朋友的介绍下,唐阿姨去往双流区的华美口腔医院种牙。手术中,唐阿姨的舌侧骨板贯穿,伤及血管病引发出血,随后被送往四川大学华西口腔医院急诊科救治。据唐阿姨称,事后她的下巴和脖子出现淤紫,进食口服药只能用胃管一点一点推入口腔吞下,而在住院及回家后的一个多月内,她一直都只能半躺着睡觉,“担心躺下后压迫呼吸道,会憋气。”

“手术是失败了。”当事的魏医生向记者称,尽管牙槽骨贯穿较常见,不过“伤及血管后出血,也有可能危及生命”,事发后他们也将唐阿姨送往华西医院治疗。

不过,由于协商过程中双方在赔偿方面的差距较大,院方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他们建议唐阿姨走司法或者医疗事故鉴定途径。



2017-03-03     商报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18 15:16:34 | 显示全部楼层

分享一个差点被套路的故事

本帖最后由 1017177139 于 2018-5-15 17:22 编辑

我因为牙齿冷热敏感,些许疼痛已经有几个月了,但是一直没有引起重视,一个偶然的机会去单位对面新开的口腔医院做了一个口腔检查,照了个片,然后医生就开始忽悠了………你这颗龋齿已经比较严重了,实际的问题肯定比照片的问题更严重,具体情况要把龋齿钻掉才知道,我估计做根管治疗的可能有百分之二十到三十,非常 nice,非常专业,图文并貌,我深深的相信是龋齿……然后我问了下价格,补牙600,700一颗,根管治疗1600,1700,不包括后期的种植牙,看材料吧六七千....
因为我已经森森的被她们洗脑,再加上牙齿不舒服啊,马上就想去把牙齿钻了,不过我还是给爸妈打了个电话通报下,被我爸妈拦下来了……

今天我去一家三甲正规医院检查, 一分钟不到,医生就说,牙本质暴露,敏感,好好刷牙,让去买个..牙膏.....就完了,就完了,就完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21 18:28:13 | 显示全部楼层

医生找同事拔牙后成植物人 判医院赔50万

本帖最后由 1017177139 于 2018-5-16 14:35 编辑

江西分宜县医院一名外科医生因牙痛难忍,私自找到本院口腔科医生拔牙,结果却成了“植物人”。为此,双方打了一场长达两年的官司。经过法院一、二审理,这起特殊的医疗赔偿纠纷最终由分宜县人民医院承担80%的民事责任,赔偿各项损失近50万元。
分宜县人民医院外科医师梁某因牙痛多日难忍,于2008年3月4日未挂号就找到该院口腔科医师黄某和口腔科副主任刘某为其拔牙。
由于先后注射了7毫升“利多卡因”实施局部麻醉,梁某仍觉得疼痛难忍。梁某的妻子——分宜县人民医院急诊科护士张某于是建议做全身麻醉,梁某本人也表示同意,于是他们联系麻醉科的执业医 师严某下班后帮忙。可是牙齿拔除后,梁某一直未醒。经过抢救,诊断为“缺血缺氧性脑病”,基本上没有治愈的希望。
2008年10月,经江西求实司法鉴定中心鉴定,梁某为一级伤残,可按植物人所需营养费用要求赔偿。   

这是一起比较疑难复杂且具有典型意义、发生在医院内部的医疗损害赔偿纠纷,争论的焦点是医务人员履行的是职务行为还是个 人行为。梁某的家人要求医院承担赔偿责任,而分宜县人民医院却置之不理,他们认为梁某看病没挂号,所以医院与梁某之间未建立医患合同关系,而且医 师严某是下班时间私自帮梁某实施全身麻醉。   

分宜法院一审认为,根据分宜县人民医院的规章制度,本院职工可免收挂号费,而且挂号仅是医患合同关系成立的一种书面证明,而不是构建医患合同关系的必要条件。医务人员的是在其工作地点为梁某进行诊疗,并且医院没有证据证明参与拔牙的医务人员存在私自收费谋取利益的情况。所以,医务人员的医疗行为是履行职务行为。因此法院认为医院应承担80%的民事责任。由于二审期间,原、被告均未提供新的证据。新余中级法院审理认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赔偿梁某各项损失近50万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24 15:12:36 | 显示全部楼层

9岁男孩染艾滋病 状告医院输血违规败诉

本帖最后由 1017177139 于 2018-8-24 21:00 编辑

9岁艾滋病患儿小建(化名)状告北 京大学口腔医院案一审败诉。海淀法院在判决书中认定医院和供血机 构在对小建的输血过程中不存在过错,同时排除了小建因在北大口腔医院手术过程中使用血制品而感染艾滋病的可能,认为口腔医院、血液中心与小建所患艾滋病之间不存在因果关系。案件审理过程中,法院委托海淀区医学会组织医疗事故鉴定,结果为“本病例不构成医疗事故”。
  
2002年8月22日,患者小建因先天性腭裂到北大口腔医院就诊,8月26日因小建血小板低,医院在小建家长签署了输血同意书和手术同意书后,为小建进行了输血。输血过程中,因小建出现过敏反应医院停止输血。8月28日,医院为小建实施了腭裂修复手术,9月3日小建出院。

2003年10月29日,小建因出现咳嗽、呼吸急促等症状到郑州当地医院就诊,同年11月9日小建被河南省卫生防疫站确诊为艾滋病,而小建的父母经检测都没有艾滋病。小建及家人认为是在北大口腔医院输血手术过程中感染了艾滋病,遂将北大口腔医院告上法 庭,索赔234万元。
  
判决书中,法院以北 京大学口腔医院在输血指征、诊疗护理、消毒等方面不存在过错,并且在为小建使用血制品前已经征得其家长同意,供血机 构的血液来源合法,供血行为本身不存在过错等6项理由,驳回了小建的诉讼请求。
  
考虑到小建家庭的困境,此案鉴定费3000元由被告北大口腔医院承担,检测费530元由供血机 构承担。案件审理费21717元法院决定予以免交。


2005-04-2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27 18:10:32 | 显示全部楼层

拔牙导致死亡 死者家属质问口腔医院

本帖最后由 1017177139 于 2018-8-24 20:57 编辑

河北省高碑店市的张秋仙女士本想去拔牙,没想到拔牙后却死在医院,张秋仙的家属为此将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 京口腔医院诉至北 京市崇文区人民法院,先期索赔交通费、丧葬费和精神损失费3.8万余元(详见本报2010年4月12日B1版相关报道)。近日,崇文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


原告代理律师认为,手术过程中医院未经张女士同意,进行了股静脉穿刺留置导管操作,术后医院未采取下肢深静脉血栓形成预防措施,也未告知死者家属如何预防下肢深静脉血栓形成。由此,下肢深静脉血栓随血液流动,通过心脏,至肺部堵塞肺动脉,最终导致患者双肺动脉血栓栓塞而死亡。
  
北 京大学病理系的尸检报告显示,患者系因急性双肺动脉血栓栓塞致死。尸检报告同时指出,相关文献报道证明,肺动脉栓塞的栓子95%来源于下肢深静脉血栓,2/3的急性病例在发病2小时内死亡。
  
法 庭上,原告聘请的专家代理人王医生指出,造成双肺动脉血栓栓塞的原因是由于双下肢大静脉由于穿刺留置静脉针导致的损伤,损伤后静脉内形成了血栓引起了肺栓塞,从而导致了患者死亡。王医生说:“三处下肢留置针是完全不需要的,医院在这方面存在过错。因为800ml的液体很快就能打完,用一个输液管进行普通输液即可。”
  
王医生还认为,根据相关诊疗技术规范,采用股静脉穿刺留置针,医院有预防血栓形成的义务。在术后护理过程中,应该让患者早下床活动,对下肢进行持续按摩等,但医院既未采取相关护理措施,也未告知患者家属,甚至在患者声称不舒服时仍未及时采取措施,存在明显的过失行为。
  
北 京口腔医院的代理律师则认为,患者死亡“是其自身疾病的自然结局,医院对此不存在过错,患者死亡与医院的医疗行为没有因果关系”。被告认为,医院在手术治疗和术后抢救方面都是符合医疗规范要求的。如果认为院方有过错,可以请相关机 构对此进行医疗事故技术鉴定。
  
对于医院的鉴定主张,原告表示反对。代理人王医生称,目前的一个主流观点是,医疗事故鉴定和司法鉴定构成二元化结构,导致医疗纠纷法律适用的二元化现象,加剧了医患矛盾,亟待通过立法解决。现 在医疗事故鉴定都是医疗系统的,结果的可信度值得怀疑。
  
医学法律专家卓小勤告诉记者,股静脉穿刺留置针的一大并发症就是静脉血栓,其原因多是由导管扭曲,输液不畅引起,术后预防一般应注意三点:一是加强护理,保持输液通畅;二是选取优质导管;三是间断采用肝盐素水冲洗,防止感染。由于骨科手术经常采用留置针,因此制定了这方面的血栓预防临床指南,防止下肢静脉血栓形成、附着、脱落并造成肺栓塞。“本案的关键在于,患者死亡到底是自身疾病所致,还是因下肢静脉血栓引发肺栓塞。如果能明确属于后者,则医院方面要承担相关责任。”卓小勤说。
                                                                                                  
  2010-06-2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1 14:46:05 | 显示全部楼层

注射必兰(原碧兰麻)后拔牙引发的医疗事故

本帖最后由 1017177139 于 2018-5-15 17:13 编辑


                                                                                                                     2017-09-25 14:24

北 京一家医院。一患者50多岁下午拔牙,病史是糖尿病人。医师给其注射碧兰麻后拔除该牙。几日后病人出现视力下降。与医院打官司。医院也把碧兰麻公司告上法 庭。医疗事故鉴定结果:是医院的医疗事故。
原因:

1:糖尿病人下午血糖高,禁忌拔牙;

2:碧兰麻也含肾上腺素,微血管收缩导致病人视网膜供血不足,影响视力所以是医生不熟悉麻药的具体使用情况和拔牙禁忌,导致患者视力问题,要被追究责任。碧兰麻公司没有责任。

用必兰的体会:缓慢注射,不可多次注射;量不可多,否则引起组织坏死。高血压、糖尿病人慎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1 14:50:14 | 显示全部楼层

看牙四天后死亡 死者家属告医院

本帖最后由 1017177139 于 2018-8-24 21:01 编辑

       患者伍先生牙龈出血就医,其妻子、儿女认为医院擅自拔牙,致患者出血不止,又在未作血浆对比试验的情况下连续输血,导致伍先生很快昏迷,并于4天后不幸去世。家属认为医院存在严重过错,状告医院索赔。今天记者获悉,海淀法院已受理此案。

  死者的妻子和儿女称,患者伍先生因牙龈出血,今年2月10日前往医院牙科就诊,当时神志清醒。牙医在未查明伍先生是否有手术指征的情况下,擅自拔牙,致使伍先生出血不止。

  之后,伍先生入住该院血液科。“血液科在未明确诊断、未考虑患者有脑梗病史、未与患者家属沟通的情况下,为患者连续输液、输血。由于血浆输入前没有作血浆对比试验,以致伍先生输血10分钟后身体不适,又输5分钟后便发生昏迷,导致病情越来越严重。”伍先生的家属称。2月14日下午,他出现头疼伴恶心,第二天晚9点20分竟不幸死亡。

  其妻子、儿女认为,医院的诊疗行为存在严重过错,与患者的死亡存在必然的因果关系,请求法院判令该医院赔偿医疗费34800元,并申请了司法鉴定,待鉴定结果出来后,再确定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精神抚慰金等赔偿费用的数额。

                                                                                   
2016年03月19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3 15:20:13 | 显示全部楼层

拔牙后出现邻牙损伤 责任难认定

本帖最后由 1017177139 于 2018-5-15 17:26 编辑

       家住青海乐都区的王女士8日向记者抱怨,自己的孩子在医院拔智齿时致邻牙损伤,医院不予赔偿。而医院回应说,如果不能协商解决,可以提请医疗事故鉴定或诉讼。

  患者张某的母亲王女士介绍,8月22日下午,自己带着22岁的儿子去青海省中医院(以下简称中医院)进行智齿拔除手术,手术过程前没有拍片诊断的情况下,经过三个多小时,打了四次麻药,三位医生轮流拔牙,最终将智齿拔出。

  “拔牙时孩子非常疼,衣服和裤子都被汗水浸湿,我告诉医生停止拔牙,医生也没停。”王女士补充说。

  王女士介绍,9月末,自己的儿子张某所拔智齿的邻牙持续疼痛,后经其他三家医院诊断,表示是因外力导致牙冠缺损,露出牙髓。

  “10月15日下午,我带孩子去中医院复查,医生告诉我说,牙冠缺损、露出牙髓是在术后一个月中长出龋齿后自行脱落所致。”王女士说。

  王女士表示,当时自己还是不能确定,所以去青海省另一家三级甲等医院复查,“医生还是告诉我是因外力导致牙冠脱落,而且没有发现龋齿,这也与中医院的诊断结果相反。”

  对此,中医院医务部张主任表示,接到王女士投诉后,与相关科室沟通,口腔科医生表示患者张某牙齿不太健康,但也不能确定牙冠缺损是院方拔牙过程中所致,还是患者自身问题。

  记者看到,在中医院关于王女士的医疗投诉的答复中表示,“医师在手术中所使用的器械,不可能造成邻牙的龋洞。”

  王女士表示,其他医院的医生告诉自己,拔牙手术前应该拍片,“如果中医院医生拔牙前拍片子,就能知道牙根情况,也不会使劲拔牙,导致牙冠脱落。”

  对此,张主任说,按照规范要求应该拍片子,“但医生看病时结合病人的实际情况,故没有拍片子,而且拔牙手术并未造成所拔智齿出现问题。”

  对于患者家属质疑拔牙手术时间持续三个余小时,张主任说,拔牙手术不可能三个小时,这应该包括整个诊断、注射麻药、拔牙手术等过程。

  对于家属要求停止手术而医生未停止一事,张主任说,拔牙手术做了一半,家属说不再拔牙,作为医生职责,也不应停止。

  “如果拔除智齿时没有拔干净,这就是医生的责任。”张主任说,现在邻牙出现情况,这与拔牙时的艰难程度、时间长短、是否拍片没有关系。

  张主任表示,不管事情责任在谁,院方可以先给孩子治疗,但王女士反驳说,“已经在这家医院遭受到了伤害,这样的遭遇不想重复第二次,所以不能再到这家医院,要求经济赔偿。”

  “现在彼此不能说服对方,我们建议家属按照正当程序,提请医疗事故鉴定,或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张主任说,如果鉴定认为是在拔牙过程中损坏牙冠,医院就该承担责任,承担责任也是有根有据,“事情就能明白的解决。”

  王女士反驳说,如果医院当初按照程序为患者拍片诊断,事情就不会发展到这一步,现在出了问题,医院又让自己走程序解决,不公平。

                                                                   2014年12月8日 - 中新网西宁        (张添福 张海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4-4 14:54:17 | 显示全部楼层

种植失败引发的医患纠纷

本帖最后由 1017177139 于 2018-5-15 17:30 编辑

患者刘某,男,60岁,由于牙齿缺失严重于2012年3月11日,在西南地区某口腔诊所就诊,医疗机 构建议患者做6颗种植牙,由于患者的经济状况较好,因此同意接受种植。
但是,种植手术结束后一周左右,患者的左上3种植牙脱落,且患者持续口腔感染并伴有高烧。患者家属认为医疗机 构存在医疗差错,向医疗机 构提出索赔20万元。


医疗纠纷发生后,医疗机 构先将患者进行了转诊,先解决患者身体的不适,随后向保险公司报案。接到报案后保险公司立即向医疗机 构索要了患者病历及相关材料,并找到口腔种植专家进行分析。

资料显示:医疗机 构为患者种植了6颗种植体,分别是右上3,右上5,左上6,右下6,左下7和左上3,其中左上3种植失败,已经脱落。左上6种植体在骨内部分较少,右下6部分种植体颊侧骨墙单薄且部分缺如。对于这两颗种植体如果不采取措施日后脱落的可能性也极大。

保险公司认为,医疗机 构没有充分分析患者的身体状况是否可以承受多个种植手术,也没有根据患者的骨量分析该患者哪里适合种植哪里不适合种植,因此医方有过失可以进行理赔。但患者方面提出的20万元不是很合理。6颗种植体中有3颗是成功的,其余3颗已经脱离或近期会脱离,因此保险公司可以赔付3颗失败种植手术的医疗费用。

此外患者由于接受大量种植手术产生口腔感染和身体不适,由此产生的医疗费用保险公司可以赔付。后经过医患及保险公司三方的多次沟通,最终保险公司向患者理赔6万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数字化齿科  

GMT+8, 2018-10-19 18:21 , Processed in 0.129410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